如果每一次的相遇,都只是在製造自我的磨損

開場音樂:

12月大概就是過去11個月各種感受的濃縮且過度萃取的版本。

先說說糟糕的部分吧。

學習上,花了兩三個月研究深度學習,期間挫折不斷。好不容易稍稍理清了該演算法的原理及使用方式、時機,實際操作同一個資料集時卻只得到不到0.5%(97% -> 97.5%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準確度改善。原本跑的資料分析學程也沒在設定的時間內完成,完全不知道到底為什麼要把人生浪費在這種徒勞無功的事情上。

心情上,看了網路上推薦的一部美劇,在戲裡許多方面都有自我的投射:渴求認同、自以為成熟獨立、一廂情願……今年前11個月忘記脆弱的quota都在這個月一次補了個齊。本來已經對改變這世道不抱什麼期待,但當天還是很犯賤的去了勞基法遊行。看著公式化的舞台、遊行旗幟、貼紙大放送,似乎這就是個園遊同樂會;看著警察面無表情架起封鎖線、看著政府連派個人出來收陳情書講點場面話都嫌麻煩;看著FB還沒unfollow的人盡是發些去哪過聖誕節的貼文、看著FB直播當天參與白晝之夜封街遊行的人如何被以極不恰當的方式帶上警備車丟包;看著隔天自媒體如何裝清高洗風向、看著人如何用政治正確的詞彙包裝經不起推敲的廢話。也看著一個我很重視的朋友如何在我很需要他的時候不聞不問。因此我決定,關了FB這個鬼地方,也退了群組。

或許是造化之神還想再跟我多玩一會兒吧,在這之後又給了我一些好兆頭。雖然過一段時候後再回頭檢視可能會發現這只不過是另一堆狗屎。

近日去了python社群舉辦的深度學習讀書會,聽台上講者分享跟回答一些人的疑問才發覺,我在這領域累積的知識量已經可以海放一大票人。這段日子的耕耘終究也不是for nothing,應該吧。

在年末前幾天跟其他朋友聊了聊對於所謂友誼/承諾/give n take的話題,才發現這好像也不是只有我常常遇到些特例。或是我的朋友都跟我一樣是特例,我們就是邊緣群聚,這倒也不是不可能。

或許我時常分不出所謂社交social與友誼friendship的差別吧。對於我能對別人產生幫助的部分太不吝於給予,總以為既然是朋友,盡我所能的給予協助也是應該的。也以為如果是朋友,對方應該能直接了當的給予回應而不是將不滿默默累積在心裡。但或許他們就只想要維持social的關係,或是他們慣於迂迴猜心。在經歷這些後,我放棄,決定把一切攤開。

我做了那些我覺得對別人好的事情,或許其實他們並不想要,但如果你/妳不願意告訴我,那只表示你/妳不希望我變得更好。既是如此,我想彼此不如就別抱什麼期待,好好維持社交關係就好。

So I’ll be leaving, in 2018.

或許我們一樣可惜,但我還是會繼續前進,無論前方有你,或沒有你。

就這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