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

最近中國前央視記者柴靜的一部"非"官方紀錄片讓中國及台灣存在已久的霾害問題又再次被提出來討論。

每年在笑中國空氣奇差無比的台灣人倒也別高興得太早,除了季風會把中國的空氣污染吹過台灣海峽外,別忘了我們還有"南風"。

什麼是南風?南風裡有什麼?自己去找答案吧。

http://pnn.pts.org.tw/main/PFocus_southwind/southwind.htm

“每年秋、冬兩季,東北季風會將六輕的空氣污染吹往南方,首當其衝受影響的就是雲林縣台西鄉;相反地,每年夏季盛行南風時,大城鄉台西村民就得忍受來自六輕的空氣污染。

「吹南風的時候…」這幾乎是每個台西村受訪者都會提到的關鍵句,彷彿那是一切故事的開端,解開所有謎題的藥引。問題在於,南風裡究竟有什麼?

根據詹長權教授受雲林縣政府委託,並於2012年7月所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鄰近六 輕10公里圈內所設的6個空氣監測站中,可採集到的污染物包括氯乙烯、丁二烯、丙烯腈、二甲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多環芳香烴(PAHs),還有包含 釩、鍶、砷、錳等等重金屬物質,幾乎沒有一種與石化工業脫得了干係。上述物質不是會對人體造成危害、致癌,就是會傷害農作物與水產。

詹長權研究透過空氣、血液、尿液等採樣方式,瞭解六輕周遭空氣品質與居民健康狀態。資料來源:雲林縣環保局(點圖見大圖)

詹長權報告發表的隔天,台塑就發表了一份新聞稿駁斥他的研究發現。根據台塑說法,詹長權「只說明少部份化學物質在距六輕10公里內較高,卻無法說明相關化學物質之來源,也無法證明與六輕之關聯」,還強調丁二烯、丙烯腈的檢測結果,都低於空氣品質標準。

好,既然台塑認為詹長權的報告有問題,那我們就再來看其他報告。

經濟部工業局在2005年提出《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環境與居民身體健康之暴露及風險評估研究》,根據六輕14家公司在2004年製程物料與產量數據所得出的「模擬結果」,在「最壞情況」下,發現除了苯以外,麥寮鄉的其他致癌性污染物最大年平均濃度都高於其他三鄉。

上述的致癌性污染物有哪些呢?除了苯之外,分別還有苯乙烯、乙苯、異丙苯、二甲苯、氯乙烯、甲基第三丁基醚。國際癌症研究署(IARC)認為苯類物質會傷害骨髓,從而導致白血病,苯乙烯也被IARC列為第二級致癌物,對胃腸道、腎臟、呼吸系統有害。

雖然這個主管「投資」而非「環保」的工業局在報告中指出,根據六輕報核排放量資料所得出的模擬結果,和空氣檢測結果比對後發現,六輕排放的污染物「對於空氣品質的影響不大」。然而,工業局也承認,這份研究報告的模擬結果,受六輕的定義排放量影響很大。

問題在於,六輕的空污排放量歷來飽受質疑,台塑相關企業不僅有短報空污量前科,而且六輕濫用緊急情況下才可使用的燃燒塔,這也會影響實際排放總量。因此,這個模擬結果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向來是受到民間與學者質疑的。

對比上述分別來自政府,還有詹長權教授所主持的民間研究後,各位發現癥結何在了嗎?

首先,台塑並不否認六輕周遭有致癌物質存在,但它認為詹長權無法證明這些致癌物與它有關。其次,就算六輕周遭有這些致癌物,而且部分與它有關,但這些致癌物質都沒有超過安全標準。

我不曉得舉頭三尺到底有沒有神明,但我很確定我們的頭上有衛星。

美國太空總署(NASA)有兩顆配備中分辨率成像光譜儀(MODIS)的衛星,長期在世界各地收集氣象、煙塵與空氣品質資料,他們分別叫做Terra和Aqua。在NASA的資料公開網站EOSDIS Worldview中,每個人都可以查詢這兩顆衛星每天究竟都看了些什麼。

這個網站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料庫,就是空氣品質(Air Quality)監測,這是透過分析光譜儀中的氣膠(Aerosol)濃度,所得出的空氣品質圖像化成果。所謂的氣膠,也就是國人熟知的懸浮微粒 (Particulate Matter;PM),對於環境、人體健康有重大的影響。

我在網站中隨手擷取了幾張監測圖像,整理出以下的圖集(見下圖)。發現了嗎?台灣有個地方經常(或經常只有這裡)籠罩在超高濃度的細懸浮微粒中,而那裡就是六輕工業區。

六輕周遭上空經常籠罩在高濃度PM中,恰巧當地的空氣監測結果發現許多致癌物,我們又恰巧無法從NASA資料中,發現台灣其他地區的PM會擴散到六輕一帶。這個客觀的現象告訴我們什麼呢?

我認為,六輕對當地的空氣污染有相當程度的貢獻,而且六輕周遭是全台灣空氣品質最差的地方。

當然,從NASA資料也可發現,台灣的空氣品質確實受中國大陸影響甚鉅;中國沿海的懸浮微粒經常會因風向、氣候影響,大舉飄散到台灣來。問題在於,六輕作為全球規模前幾大的石化工業區,要說中國對麥寮、台西、大城一帶的PM貢獻度比六輕還高,我認為這是非常牽強的說法。

NASA衛星空氣品質監測結果。資料來源:EOSDIS Worldview(點圖見大圖)

此外,中央大學環境研究中心王家麟教授在100年9月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透過在台西鄉、大城鄉分別設立空氣監測站方式,探討六輕特性排放物質對下風處帶來的健康風險。這份報告是環保署、國科會空污防制合作計畫的一環,且已通過專家學者的期末審查。

這份研究報告有幾點重要發現:

1. 六輕的乙烯、丙烯排放量有被嚴重低估的現象。(直接影響臭氧增量被低估)
2. 西南風盛行時,六輕的臭氣會在一天內以數次高濃度方式,通過位於15.2公里外的大城鄉美豐國小測站。
3. 南風盛行時,六輕是大城鄉二氧化碳、丙烯、丁烯、反丁烯、2甲基丁烷、異 丁烷等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的主要排放源。但金屬無機物質、懸浮微粒(PMs),或微粒中的多環芳香烴(PAHs)及重金屬等物質尚未被納入評 估,健康風險可能被低估。(註:最近還有學者會發表苯排放資料)

好,大家還記得這個章節開頭的時候,我們要探討的問題是什麼嗎?

對一般讀者來說,要在短時間內消化這麼多專業術語、化學名稱和圖表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假設沒有整段跳過的話)。在此為您整理重點如下:

1. 六輕工業區周遭空氣中有許多有機揮發物屬於致癌物質。
2. 比對NASA衛星觀測資料後發現,六輕極可能是當地污染物質、懸浮微粒的主要貢獻來源。
3. 六輕的空污排放量飽受質疑,最近研究發現,它的有機揮發物VOCs排放都被明顯低估。假如它的排放量真的被低估,那麼它為鄰近地區帶來的健康風險,絕對比工業局估計的「最壞狀況」還要壞。
4. 六輕空污排放不止對雲林各鄉鎮帶來影響。南風盛行時,六輕工業區是彰化縣大城鄉主要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來源。

南風裡究竟有什麼?有極可能是來自六輕的有機揮發物和致癌物質,為當地居民帶來被低估的健康風險。"

延伸閱讀:神秘的大黑丸 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24708

“世界衛生組織訂定PM2.5濃度之安全標準須在15以下,倘若超過65,則對所有人體健康都有害,然而,『中彰投雲嘉』等地,總是都破百!"

 

"為了所謂的經濟發展,我們還需要犧牲多少東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