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選書《德意志三部曲:不含傳說的普魯士》

21753276_10213162794402342_4240963081168660986_o
身為一個高中畢業後就不太碰觸外國史也不算太有興趣接觸(日本、中國歷史小說除外)的讀者,會買下這20世紀便已完成出版的德意志三部曲也實應歸功於九月初起訂閱的關鍵評論網電子報(我只訂閱每週海外新聞評論)。其中固定有幾篇文章是給出版社打書用的文章摘錄,當時引起我興趣的其實是節錄自第三部寫希特勒的專書,於是就順便把該作者寫的另外兩本一起收進來。雖說叫德意志三部曲,但在線上搜書時卻無法用「德意志三部曲」這個關鍵字搜尋另外兩本我不確定書名的系列作(看來又是個不知道怎麼操作關鍵字的出版社啊…… )

Anyways, 用大概三天時間看完這本完整介紹普魯士建國及亡國史的著作,其實對這整段歷史都還蠻驚訝的,無論是採用非常迂迴的方式成功擺脫神聖羅馬帝國、18及19世紀在奧地利、俄國及法國三大歐洲強權下異軍突起的外交與軍事操作、或是如何成為18世紀歐洲思想及政治架構最先進的地區(直到法國大革命後拿破崙取得政權前)、甚至是該國如何由一個多民族構成的理性主義國度變身成為適合德意志民族主義發展的溫床。畢竟高中歷史課本都只把普魯士當作德意志帝國的前身/引言,對於其軍國主義的說明也缺少完整脈絡架構。

其中感觸最深的還是書中提到在法國大革命之前戰爭主要是政權與政權間的爭霸(書中稱為內閣戰爭),但在其後成為了國家與國家間的戰爭(書中稱為全民戰爭)(本書雖未詳述原因,但推測應與民族主義、國家徵兵制普及化及國家不再需要透過封建貴族管理封地有關)

套句腓特烈大帝說過的:和平的公民應該完全感受不到國家在打仗。

我們距離這種已經成為歷史的戰爭方式,也才不過250年而已呢。

廣告

《第一次嘗試靜物素描與色彩轉換雜談》

最終成品:

19702034_10212551915050740_2356442506466750369_n

在用了三天大約五個半小時總算完成了這張,在這之前完全沒試過靜物素描,即便有也僅止於照書上範例臨摹。之前買的素描教科書其實也沒派上什麼用場(範例一張比一張難到底是想逼死誰幹),更別提色彩轉換上的明暗度及遠近區分。
有如此成果實在也是料想不到,本來以為會更像一坨烏漆墨黑的小學生作品呢呵呵。(此為比喻本人美術只有小學生程度,絕對不是瞧不起小學生,理性勿戰。)
老實說在早上咖啡潑到紙上的瞬間我真心想乾脆放棄撕下來吃掉算了,在把咖啡漬擦掉的時候還把原本畫好的地方整個抹開,重點是還擦不掉呢!

Anyways, 此時此刻我總算可以光明正大地說我不是一個半途而廢的人了。
(不要問我背景呢,本來就沒有打算畫這種東西。)

沒有做不做得到,有的從來都只是想不想做而已。
Just do it.

—————————————————

第一天進度:

19656930_10212532221198406_3499063443398015617_n

第二天進度之竹籃紋路真的有夠難畫:

19665184_10212543854889241_7302751449586207693_n

第三天之咖啡加料當下:

19731982_10212551915090741_3855757105608287121_n

再見。

昨天跟J見面時聊到了你的事情,心想著:啊,這事已經像病毒一樣擴散開來了啊。
或許有一絲快慰吧,畢竟我的情緒本能上就不支持這種行為模式。
但又不知道是否該為你惋惜,畢竟你曾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是的你曾是。

可以的話我希望永遠不要提起這些事情,在你在她在他人面前、在所有對話可能發生的場合,畢竟我們的人生都已經如此艱難,何苦這樣互相為難。

但你知道,刀子劃過的地方在物理結構上就被永永遠遠的破壞了,姑且不論傷口是否滲出了血。而我們只能想辦法把那道口子細細縫合,希望它看起來跟從前一樣。

但它再也不會跟從前一樣了。流掉的血就這樣實實在在地,再也不會回來了。

原諒我逃避了身為一個朋友應盡的責任。我害怕從你口中證實這所有事情、害怕批判曾經如此為你著想的自己、害怕跟你撕破臉的場合在那個時候到來。

或許我也是這整起事件的幫兇吧。

總之,如果臉書演算法還允許你看見這篇文章的話,我只想跟你說:再會了。

Enough

對於不斷探尋別人隱晦深幽內心世界的自己與他人,我只想說:

夠了。
真的夠了。

不管這是親身經歷或是轉譯他人的人生體驗,我們都不曾認認真真的想過解決問題。或者應該說,我們都無法解決那些成為問題的人。

所以我們鬆了一口氣,當提出問題的人被解決掉的時候。

當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我們站在高點上評論他的血肉;
當一個人死去的時候,我們站在高點上討論他的腐朽。

Enough.

——
話說,在機器學習可以做到越來越精密操作的近未來(推噓文、洗評價機器),這世界是否會被塞進越來越多的惡意、製造出遙遠不能企及的疏離呢?人類到底是會越來越聰明還是會越來越低能?

寫於228

今早在聽著外頭天馬茶房舊址外的擴音放送,突然覺得身為一個台灣人實在是很悲哀:到我高中畢業時所上過的所有歷史課,講了WWI講了WWII講了中國與日本的八年抗戰講了南京大屠殺講了國共內戰講了中國五千年歷史,卻不談高砂軍不談台北大轟炸不談陳澄波,二二八在我的歷史課本裡竟然他媽的只是「以私菸查緝為導火線所引起的省籍衝突,最終演變為全台民眾暴動。」。課本裡頭完全不談國民黨接收部隊的腐敗貪污及軍紀散亂不談原本的台灣人財產是如何被胡亂侵害壓榨不談清鄉到底殺了多少無辜的人跟台籍高知識份子不談所謂的"省籍衝突"到底是如何產生的更不談國民黨政府到底做了什麼事造成了今日所稱的二二八事件。
然後你現在跟我說事情都過這麼久了為什麼還要一直做政治追殺不能大家和解共生???

連真相都不敢寫在學生的歷史課本裡,做了多少缺德事都不敢承認也從來沒有付出過任何代價的人/黨,到底有什麼資格在那邊喊和解共生???

最好笑的是還有一大群覺得放四天連假就是爽連到底所謂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是在紀念什麼都不知道的在附和這種說法,拜我們偉大又全知全能的桶眉正論節目們所賜。

到底是低能的閱聽人造就了低能的媒體,
還是低能的媒體餵養了低能的閱聽人呢?

無所謂,反正都很低能。

 

商品的價值

最近一兩週以來陸續看了各種光怪陸離但也已經見怪不怪的勞權新聞跟評論們*,想起好久以前不知道在哪裡看過一種說法,商品/服務的價值是由三個永遠不會有交集的群集所組成,其中關聯程度大概是長得這副德性(請原諒本人小時候沒學好PowerPoint跟小畫家):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19-%e4%b8%8b%e5%8d%889-49-26

(此處所提及之任何元素均為"相較同類型商品/服務而言")

舉幾個本人近來聽說跟查閱時事新聞的例子:

好友W所在的會計師事務所,近年來不斷Costdown的成果就是許多企業舞弊案件都無法由外部稽核查出(尤有甚者是明知企業有問題但為了不讓公費流失而硬著頭皮簽)。舉凡去年以來的樂陞、光洋科、興航**等案(wow本人在查證時發現以上案件之簽證事務所竟然都是同一間四大呢!)。

再說說近期以來的台鐵罷工、一日賞櫻團國道事故跟代工文化。這些不就是大家口中所謂的"俗擱大碗"嗎?長期以來追求低價跟便利的文化造就的就是以卵擊石的品質或毛利極低且隨時可被取代的廉價產品。

上一代身處所謂"站在風口上,豬也能飛上天。"、"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起飛時代,即便是價格低廉的產品可能品質或便利性也還是較原本什麼都沒有的時代還要好。但,那個年代已經過去了。

醒醒吧,這時代沒有什麼東西是又便宜品質又好又便利到不行的。你要便利又便宜,就是便利商店那些裡面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的關東煮跟熱狗、放好幾天都還是鮮嫩欲滴的生菜沙拉、時薪超低、半夜一個人顧店、被斷掌才發現沒保勞健保的17歲工讀生;你要便宜又便利,就是司機導遊一天忙17、18個小時、一個月可能休不到四天而且月薪可能還沒三萬塊、掉下去才發現原來是拼裝的遊覽車;你要便宜又便利,就是成份表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雞蛋的布丁、來源極可能是基改黃豆的滷味***、所有重金屬齊聚一堂的超營養食用油;你要便宜又便利,就是證交所裡面一大票業外收益比本業還高、存貨比一年總營收還高但會計師查核後永遠都是無保留意見,出事之後再說"本所已善盡查核責任"的垃圾財務報表;你要便宜又便利,就是你跟外國人做一樣的事情但別人起薪一年可能是你的四倍甚至以上(此處指好友W所處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及部分友人投入之數據及資料分析工作等)。

黨國政府跟資進政府或許都是一個樣,但至少你可以從現在開始,把品質放進你所有購買選項的必要考量之中。


*  延伸閱讀們:

會計師產業生態剖析系列文:

台鐵罷工事件wiki:

台灣鐵路管理局司機員罷工事件

超商17歲店員遭斷掌事件評論From 報導者:

超商搶案斷掌事件──青年低薪與工作貧窮的一幕驚悚劇

蝶戀花遊覽車事件From 報導者:

我們不能總矇著眼上車──遊覽車業勞動真相

** 如果說樂陞跟光洋科可以說是會計師查核不力,那興航突然宣布倒閉跟簽證會計師又有什麼關係呢?審計準則裡有個對財務報表使用者影響非常、非常、非常重大(很重大所以說三次),但基本上我們很難在上市櫃公司財務報表看到的一個東西叫做繼續經營假設(簡單說就是預期公司在之後一兩年內不會突然倒閉)。當今天興航已經連三季虧一屁股而且短期看起來只會更屎的情況下(2016第三季淨現金流出量跟淨損差不多9.7億,流動負債有短借14億然後現金存量才剩不過17億遠低於2015年第三季的約37億然後會計師核閱意見報告書裡面完全不提繼續經營的問題?該會計師需要複習一下審計公報No.36嗎?)

但別擔心,反正每次看到新聞說要詳細追究會計師責任,最後都不了了之。 Welcome to Taiwan!!!

*** 該可能性論述,可參考關稅署之進口統計資料(請注意上兩項重量單位為公噸,下兩項為公斤):

螢幕快照 2017-02-19 下午11.21.01.png

如果我們在超市買的那些豆漿豆腐真的都如同其成份表所述為非基改豆製成,那,那些數量百倍的基改豆到底都去了哪呢?呵呵。

Wave Bye to 2016, Hello 2017

DSCF8784.JPG

以立六週年那時許的新年新希望言猶在耳,轉眼間今天已是2016最後一天。

回顧這一整年,的確有達到自己預期的一些目標。

不論是找到努力的方向、嘗試更多新東西、說了很久的農業體驗總算真的去做、把觸角伸到更對自己胃口的地方。

焦慮情緒悶了一年多也總算找到地方出去,待在相機後面也不再只是無意識的按下快門。

雖然懶惰這件事暫時還是無法從我生命中根除,那些作出的選擇跟努力在現在看來好像也還能再多投入一些。

儘管我極度討厭會計人的思維,在經過大學到第一份工作總共8年的薰陶之後我想我終究還是被訓練成一個風險規避者,總是在現況中尋找讓自己最舒服的角度。

但終究,逝者逝矣。

2017要回到曾經最熟悉的地方先靠著以前的經驗想辦法養活自己。

在這段期間內要把從2016下半年起開始認真投入的領域作出一點成績,以跨領域轉換跑道為最主要目標;對自己有興趣耕耘的人際網絡也要更用心經營。

2017,想必也是充滿挑戰跟變動的一年吧。

Be brave. Embrace the change. Embrace the risk.

Good bye 2016.

Hello 2017.

相機和圍繞著它的朋友們

近日來好像常帶著擺設用的相機赴各種男朋友女朋友的約,雖然它做為一個擺設品是那樣地無可挑剔。

我還是很想在每次跟朋友見面的時候留下一些影像的記憶,但總覺得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面對觀景窗後方眼睛的窺視(或是自己覺得這樣好像有點失禮)。常是帶著相機赴約卻什麼都沒餵給它。
會不會有人反而覺得我把相機拿出來卻不拍他/她這件事其實更失禮呢。

人跟人之間交往的界線好像很難清楚地劃分出來,坦率的說出來拍個照吧總覺得太刻意也難以拒絕,別提吧又覺得緣分難得沒留下些什麼好像有點可惜。

啊如果我可以直接從空氣中聞出那拍照時機跟意願的氣味就好了。

DSCF7940.JPG

後記:關於勞動條件這件事

在聊完勞動三法的話題後,在中秋連假前的某個下午,W突在通訊軟體上問了我一個應該已經在好幾個月前就討論過的問題……

“欸你還記得勞基法30條跟32條嗎?”

‘記得啊,但我們不是很早之前就針對這件事情討論過了嗎?在被84-1條霸凌的情況下你這個行業根本就不適用不是嗎?!’

第 30 條
勞工正常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八小時,每週不得超過四十小時。
前項正常工作時間,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議
同意後,得將其二週內二日之正常工作時數,分配於其他工作日。其分配
於其他工作日之時數,每日不得超過二小時。但每週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
四十八小時。
第一項正常工作時間,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
議同意後,得將八週內之正常工作時數加以分配。但每日正常工作時間不
得超過八小時,每週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四十八小時。
前二項規定,僅適用於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行業。
雇主應置備勞工出勤紀錄,並保存五年。
前項出勤紀錄,應逐日記載勞工出勤情形至分鐘為止。勞工向雇主申請其
出勤紀錄副本或影本時,雇主不得拒絕。
雇主不得以第一項正常工作時間之修正,作為減少勞工工資之事由。
第一項至第三項及第三十條之一之正常工作時間,雇主得視勞工照顧家庭
成員需要,允許勞工於不變更每日正常工作時數下,在一小時範圍內,彈
性調整工作開始及終止之時間。
第 30-1 條
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行業,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
資會議同意後,其工作時間得依下列原則變更:
一、四週內正常工作時數分配於其他工作日之時數,每日不得超過二小時
    ,不受前條第二項至第四項規定之限制。
二、當日正常工時達十小時者,其延長之工作時間不得超過二小時。
三、二週內至少有二日之休息,作為例假,不受第三十六條之限制。
四、女性勞工,除妊娠或哺乳期間者外,於夜間工作,不受第四十九條第
    一項之限制。但雇主應提供必要之安全衛生設施。
依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修正施行前第三條規定適用本法之行業,
除第一項第一款之農、林、漁、牧業外,均不適用前項規定。
第 32 條
雇主有使勞工在正常工作時間以外工作之必要者,雇主經工會同意,如事
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議同意後,得將工作時間延長之。
前項雇主延長勞工之工作時間連同正常工作時間,一日不得超過十二小時
。延長之工作時間,一個月不得超過四十六小時。
因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雇主有使勞工在正常工作時間以外工作之必要
者,得將工作時間延長之。但應於延長開始後二十四小時內通知工會;無
工會組織者,應報當地主管機關備查。延長之工作時間,雇主應於事後補
給勞工以適當之休息。
在坑內工作之勞工,其工作時間不得延長。但以監視為主之工作,或有前
項所定之情形者,不在此限。
第 84-1 條
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定公告之下列工作者,得由勞雇雙方另行約定,工作時
間、例假、休假、女性夜間工作,並報請當地主管機關核備,不受第三十
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四十九條規定之限制。
一、監督、管理人員或責任制專業人員。
二、監視性或間歇性之工作。
三、其他性質特殊之工作。
前項約定應以書面為之,並應參考本法所定之基準且不得損及勞工之健康
及福祉。

“前陣子我針對84-1跟勞資協議又再詢問了一次北市府勞動局,主要是針對變形工時跟延長工時如果不符合勞基法規定是不是應該經過工會/勞資協議通過,以及在勞資會議實施辦法規定下人數超過一定門檻的企業均須定期舉行勞資協議。但就我所知事務所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到底不遵守此規定有什麼罰則?”

‘結果呢?有任何好消息嗎?’

“先讓你看看書面回覆的結果吧。”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勞資信箱

“除了第一個問題地方政府又把訂定工時上限的皮球踢回去給勞動部以外,看起來蠻樂觀的,是吧?”

“雖然法令並未訂定未定期舉行勞資會議之罰則,但針對適用勞基法30、30-1、32中變形工時及延長工時之實施須經工會/勞資會議通過,否則視為違反勞基法而有相關罰則。”

‘聽起來很棒啊!那不就表示除了組工會外其實還有其他在體制內改善現狀的辦法嗎?為何你看起來還是一臉愁眉不展?’

“是啊,乍看之下是有辦法改善勞動條件對吧,但你知道我打電話去跟北市府勞動局確認時得到的回覆是什麼嗎?”

“根據我電詢北市勞動局分機#702X跟#703X的承辦人員所述重點摘錄如下:

  1. 針對每月最高延長工時,即使84-1條之勞資協議並未明定最高延長工時,但只要在協議中明定其他關於每日正常工時、每日最高工時上限及每月最高工時上限即可,每月最高延長工時即便不寫明於核備時也可以倒推計算;
  2. 雖然勞基法30及32規定變形及延長工時須經工會/勞資會議通過,但84-1條已明確指出適用84-1條之從業人員不適用相關規定,故針對延長工時超過勞基法訂定之每月46小時上限並無須另經工會/勞資會議通過。
  3. 跳脫勞基法30條代表什麼呢?意思就連正常工時都可以不用遵守勞基法(每日正常工時8小時即每週40小時是規定在30條喔!會計服務業針對84-1條的每日正常工時上限是可以設定為每日10小時的,忘記的人可以回頭去複習牢基法一文),事務所跟你簽正常工時8小時是佛心來著呢,還不快謝主隆恩?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沒有罰則所以不舉行勞資會議也是完全OK的,然後這裡有一份針對84-1條量身訂製的合約書,沒任何商量餘地,你要嘛硬著頭皮簽下去然後每月工時上限288小時,要嘛不爽不要做,反正後面還有一票人排隊等著擠進‘幸福企業’

‘…………’

“很荒謬對吧?相對而言勞動條件比較寬鬆的職業採用變形工時跟調整延長工時政策都還需要經過工會/勞資會議通過,而勞動條件比較嚴苛的84-1條從業人員竟然連一丁點從體制內改變勞動條件的能力都沒有。而工會之路至今仍沒有起點。”

‘所以這問題追了那麼久,最後不過是狗吠火車?’

Whatever,憤怒終究也只是憤怒。我只想誠心地問問那些“幸福企業”:

在你們大力鼓吹企業社會責任,即將靠著CSR report再撈一筆的同時,你們對佔超過一半比例的會審從業人員盡了什麼“社會責任”?忙季下午茶?夜歸計程車?還是找一堆媒體來拍拍歡樂氣氛的家庭日?

還是其實你們已經做了很多,只是都沒有人注意到你們付出的心血,若是如此煩請來訊告知,我非常、非常、非常願意(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幫您廣為宣傳。

但說到底還是同一個問題:如果從業人員覺得這樣就很好了毋需再做什麼改變,那就是時候讓這隻狗停止對著火車靠北靠目了。

*以上情節均屬虛構,如有雷同,那就雷同。

一個會計從業人員對勞動三法之理解

在前幾天在夢裡上了堂勞基法後,昨天晚上我又再次做了個夢,夢裏W捧了本厚厚的勞動三法,看來是又要做惡夢了……

“欸你知道前陣子的華航空服員罷工吧?” W一見面劈頭就這麼問。

‘知道啊,不是跟特效藥一樣一天立即見效嗎,有個工會組織在後面撐腰真的很不錯欸。事務所裡面沒有工會嗎?’

“幹莫再提,別說工會了,連勞資會議都不知道在討論三小。我前兩天查工會法時才看了台灣有沒有已經成立的會計服務相關工會,你猜我找到什麼?”

螢幕快照 2016-07-02 下午10.38.25

這像是一個工會該做的事嗎?

其他北市跟新北會計職業工會就甭提了,連個網站都沒有,yahoo知識家看起來也是像很多免洗職業工會的用途一樣:幫人保勞健保延續勞保年資

工會法裡面對工會的職責不是這樣寫的吧:

第 1 條 為促進勞工團結,提升勞工地位及改善勞工生活,特制定本法。
第 5 條 工會之任務如下:
一、團體協約之締結、修改或廢止。
二、勞資爭議之處理。
三、勞動條件、勞工安全衛生及會員福利事項之促進。
四、勞工政策與法令之制(訂)定及修正之推動。
五、勞工教育之舉辦。
六、會員就業之協助。
七、會員康樂事項之舉辦。
八、工會或會員糾紛事件之調處。
九、依法令從事事業之舉辦。
十、勞工家庭生計之調查及勞工統計之編製。
十一、其他合於第一條宗旨及法律規定之事項。

“欸那你知道這次華航空服員發動罷工的不是他們的企業工會嗎?”

‘嗯?’

第 6 條 工會組織類型如下,但教師僅得組織及加入第二款及第三款之工會:
一、企業工會:結合同一廠場、同一事業單位、依公司法所定具有控制與從屬關係之企業,或依金融控股公司法所定金融控股公司與子公司內之勞工,所組織之工會。
二、產業工會結合相關產業內之勞工,所組織之工會。
三、職業工會結合相關職業技能之勞工,所組織之工會。
前項第三款組織之職業工會,應以同一直轄市或縣(市)為組織區域。

補充資料:華航空服員罷工,為何引發了「兩個工會」之爭?

這次發動罷工的是由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

‘那為什麼外部的職業工會有資格提起勞資協議要求,甚至發動罷工?’

好問題,根據勞資會議實施辦法:

螢幕快照 2016-07-02 下午11.46.03

螢幕快照 2016-07-02 下午11.47.01

螢幕快照 2016-07-02 下午11.39.27

螢幕快照 2016-07-02 下午11.43.58.png

意思就是事務所不管台北總所或是分所因為人數超過規定都應該每三個月召開至少一次勞資會議,且勞方代表應由工會會員選舉或由全體勞工直接選舉

而勞動三法的團體協約法賦予了職業工會以下權力:

第 6 條 勞資雙方應本誠實信用原則,進行團體協約之協商;對於他方所提團體協 約之協商,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
勞資之一方於有協商資格之他方提出協商時,有下列情形之一,為無正當 理由:
一、對於他方提出合理適當之協商內容、時間、地點及進行方式,拒絕進 行協商。
二、未於六十日內針對協商書面通知提出對應方案,並進行協商。
三、拒絕提供進行協商所必要之資料。
依前項所定有協商資格之勞方,指下列工會:
一、企業工會。
二、會員受僱於協商他方之人數,逾其所僱用勞工人數二分之一之產業工 會。
三、會員受僱於協商他方之人數,逾其所僱用具同類職業技能勞工人數二 分之一之職業工會或綜合性工會。
四、不符合前三款規定之數工會,所屬會員受僱於協商他方之人數合計逾 其所僱用勞工人數二分之一。
五、經依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裁決認定之工會。
勞方有二個以上之工會,或資方有二個以上之雇主或雇主團體提出團體協 約之協商時,他方得要求推選協商代表;無法產生協商代表時,依會員人 數比例分配產生。
勞資雙方進行團體協約之協商期間逾六個月,並經勞資爭議處理法之裁決 認定有違反第一項、第二項第一款或第二款規定之無正當理由拒絕協商者 ,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於考量勞資雙方當事人利益及簽訂團體協約 之可能性後,得依職權交付仲裁。但勞資雙方另有約定者,不在此限。

延伸閱讀:張烽益/工會運動新出路──華航罷工的弦外之音

正因為參加工會的人數多,夠多,非常多(很重要要講三次),屬於外部組織的職業工會才有權力代表企業內部受雇者向資方提起協商。

至於罷工發起與決議,限制條件則需參照勞資爭議處理法

第 5 條 本法用詞,定義如下:
一、勞資爭議:指權利事項及調整事項之勞資爭議。
二、權利事項之勞資爭議:指勞資雙方當事人基於法令、團體協約、勞動 契約之規定所為權利義務之爭議。
三、調整事項之勞資爭議:指勞資雙方當事人對於勞動條件主張繼續維持 或變更之爭議。
四、爭議行為:指勞資爭議當事人為達成其主張,所為之罷工或其他阻礙 事業正常運作及與之對抗之行為。
五、罷工:指勞工所為暫時拒絕提供勞務之行為。
第 53 條 勞資爭議,非經調解不成立,不得為爭議行為;權利事項之勞資爭議,不 得罷工。
雇主、雇主團體經中央主管機關裁決認定違反工會法第三十五條、團體協 約法第六條第一項規定者,工會得依本法為爭議行為。
第 54 條 工會非經會員以直接、無記名投票且經全體過半數同意,不得宣告罷工及 設置糾察線。
下列勞工,不得罷工:
一、教師。
二、國防部及其所屬機關(構)、學校之勞工。
下列影響大眾生命安全、國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利益之事業,勞資雙方應約 定必要服務條款,工會始得宣告罷工:
一、自來水事業。
二、電力及燃氣供應業。
三、醫院。
四、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業與證券期貨交易、結 算、保管事業及其他辦理支付系統業務事業。
前項必要服務條款,事業單位應於約定後,即送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備查。 提供固定通信業務或行動通信業務之第一類電信事業,於能維持基本語音 通信服務不中斷之情形下,工會得宣告罷工。
第二項及第三項所列之機關(構)及事業之範圍,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其 主管機關或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前項基本語音通信服務之範圍,由目 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
重大災害發生或有發生之虞時,各級政府為執行災害防治法所定災害預防 工作或有應變處置之必要,得於災害防救期間禁止、限制或停止罷工。

因此,一個強而有力的工會可以主動提起勞資會議,並在調解失敗的情況下經罷工投票取得半數以上會員同意後即可發起罷工。

‘但53條說“權利事項之勞資爭議,不得罷工。”,那又是什麼意思?’

螢幕快照 2016-07-05 上午12.33.48.png

簡單來說就是勞資有一方義務未履行時產生之爭議,至於會計服務從業人員在約定書中規定之工時上限如有爭議則屬於對於勞動條件主張不同產生之調整事項爭議,這點跟華航空服員的狀況一樣。

‘這麼說來,工會能做的事不少啊!那為什麼你們到現在還不組?’

“Errrr……我想應該是嫌麻煩吧,首先要找30個人以上連署,接著要擬定章程,選舉會員代表跟理監事。在這之後還要去當地主管機關辦理登記,跟擬訂財務計畫還有收會費啊!拿計算機不管怎麼按都覺得當發起人很不划算啊!”

況且在現行法規體制下,如果要成立職業工會,在工會法下有其限制:

第 9 條 依本法第六條第一項所組織之各企業工會,以組織一個為限。
同一直轄市或縣(市)內之同種類職業工會,以組織一個為限。

‘等等,剛才說到台北市跟新北市都有毫無作用的記帳士及會計職業工會,這會影響事務所員工在外自組工會的權利嗎?’

“我針對工會法跟最高工時的規定去函問了勞動部,讓你看看他們回了什麼也無妨”(為保護當事人特以馬賽克處理):

行政院勞動部民意信箱~

根據去函勞動部跟電話詢問得到的回覆:

  1. 關於最高工時,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回函在講什麼。但最高工時之規範係由各地方縣市政府訂定、公告並依此執行勞動契約之審核:如果你有什麼問題請自行詢問各地方縣市政府;
  2. 沒錯依據工會法職業工會依地區別,各地區僅能成立一個職業工會,而會計職業工會已被使用。或可詢問地方縣市政府是否可採用其他名稱如“審計職業工會,因工會核定仍屬地方縣市政府權責。

根據這樣的回覆結果,我又再寄信去問北市勞動局並於取得回函後用電話釐清相關問題(為保護當事人依然馬賽克處理):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勞資信箱~

電話釐清一些問題後歸納重點如下:

  1. 關於最高工時288,北市府勞動局表示他們也是照著中央主管機關給的指引辦理,但這個指引是什麼法源依據在哪?不知道;
  2. 關於勞動合同,勞動局表示如果合約中未明確載明最高工時、每日正常工時及延長工時,則未載明部分仍需遵照勞基法規定;如勞工不簽署該勞資條件協議書則不得適用勞基法84-1條;
  3. 關於職業工會,由於各地方縣市政府規定僅可成立一職業工會,故如欲成立“審計職業工會”北市府仍會審查該工會之章程及會員條件是否與已成立之“會計職業工會”或“記帳職業工會”存在重疊情況,如有重疊則仍會駁回該職業工會申請;或是可以考慮成立產業工會:產業工會並未規定一地方縣市政府僅能成立一個,且針對會員資格限制可以更加寬鬆(資格問題需於章程中載明)

‘欸所以查了這麼多資料,事務所員工到底能怎麼改善他們的勞動條件啊?’

W說“因為我也已經不在那個產業裡打滾了,我只能就我之前的觀察情況給予一些提醒:

  1. 根據勞資會議實施辦法,事務所裡應每三個月舉行一次勞資會議,且勞方代表應由工會推派或是由企業員工共同選舉;分所如果人數超過一定門檻也應分別舉辦。有心改善勞動條件的在職員工可以在研讀上述相關條例後去跟HR討論討論;
  2. 針對勞動合同,如拒絕簽署84-1條之附加協議則該工時及工作條件應比照勞基法。另,我所知道的勞資協議通常有載明每月最高工時(288)、每日正常工時(8)及每日最高延長工時(平日4假日12),但在適用每月最高工時288的情況下每月最高延長工時必定超過勞基法32條規定之46小時上限,但就我所知目前的勞資協議中並未寫明每月最高延長工時上限,依照北市府勞動局之說明,未於協議中載明部分應自動適用勞基法規定;
  3. 最後也是我最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審計從業人員可以試著團結起來自組工會。我們已經太習慣對現狀妥協了,當我們對現狀有任何不滿,多是上靠北會計師或是跟身邊家人朋友‘訐譙’一番,然後睡醒或是忙季過去之後什麼都沒改變,甚至是遇到什麼事需要被改進的都放任不管只丟下一句‘不爽不要做’。與其什麼都不做,每個人都試著提供一點點力量,最後或許可以成就很多我們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事。”

後記:關於最高工時,於近日將再用勞資信箱詢問到底是依據什麼規定或指引訂定會計服務業之最高工時為288,以及針對勞資會議實施辦法詢問一些相關問題。另本人在網路上找不到會計職業工會之相關章程內容,希望有善心人士願意提供參考資料供各工會潛在組織者參考,感激不盡。